来自 南宁糖业股吧 2022-05-06 12:11 的文章

时隔三年,李彦宏为何再动百度高层?

三年后,百度又开始了高层轮岗。

5月5日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从百度获悉,百度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今日发布内部信,宣布为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情况,强化组织能力建设,公司决定进行新一轮的干部轮岗。

这其中,原本负责百度“最大钱袋子”的原移动生态事业群组(MEG)负责人、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,转岗成为百度“第二增长曲线”智能云事业群组(ACG)负责人。

在网络广告大环境持续疲软,百度核心的网络广告营收占比有所下降的大背景下,百度智能云业务被视作是百度新的增长曲线。而曾经被李彦宏评价为“敢打硬仗、能打胜仗”的沈抖在公有云业务上,还能否再次复制他过往的成功经验?

百度云换帅

原本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组的负责人由公司执行副总裁、CTO王海峰兼任,这次轮岗后,沈抖将独立负责这一业务。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从百度方面了解到,伴随这次调整,百度网盘也划归了ACG。

沈抖2012年加入百度。2019年5月,随着百度原搜索公司负责人,百度“二号人物”向海龙辞职,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,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,并全面负责这一业务。目前,他负责MEG已经整三年。

MEG主营的广告业务,一直是百度的最大收入来源。2021年,百度网络营销收入为740亿元,占据百度核心(剔除爱奇艺之外的收入)952亿元收入的近78%,比上一年下降约6个百分点。

目前,百度这一最大钱袋子,也是最成熟的业务,由刚晋升为集团资深副总裁的何俊杰担任,并直接向李彦宏汇报。与毕业于计算机专业的沈抖不同,何俊杰是投资、财务背景出身,2019年才进入百度任集团副总裁,负责百度的投资并购部、战略投资管理部。有业内人士在跟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交流时认为,何俊杰来负责这一业务,也透露出在网络广告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下,百度最成熟的广告业务将转向精细化经营的信号。

据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了解,百度上一次大规模高管调整还是发生在2019年。2019年2月,百度对当时担任公司副总裁的吴海锋、郑子斌、沈抖启动干部轮岗,但三人中最终留下来的仅有沈抖一位。

2019年的百度高层大调整不仅如此。当年3月,百度还宣布原总裁张亚勤退休。当年5月,除了上文提到的向海龙辞职,沈抖晋升,还包括百度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刘辉退休,百度创业“七剑客”之一的崔珊珊全面负责百度人力资源工作。王海峰也是在当年5月晋升为百度集团CTO。

第二曲线寻增长

沈抖此次负责的百度智能云业务,已历经过多轮组织架构调整。

2018年年底,百度宣布了智能云事业部(ACU)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(ACG),同时承载AI to B和云业务的发展,由百度副总裁尹世明负责,向张亚勤汇报。

2019年9月,百度又宣布智能云事业群组与CTO体系融合,尹世明团队转向集团CTO王海峰汇报。次年,尹世明离开百度,担任微盟集团COO。

对于此次沈抖掌舵智能云,李彦宏在内部信中称,“期望他带领ACG团队,加快落实云智一体战略,实现规模和健康度的量变到质变,为百度第二曲线发展建立新的功勋。”

百度云是百度规划的第二成长曲线。百度首席财务官罗戎今年3月在业绩电话会中曾透露,百度智能云2021年实现全年总营收151亿元,同比增长64%。其中,去年四季度营收52亿元,同比增长60%,“智能云业务对百度非广告营收增长具有明显的拉动作用。”罗戎当时这样说。

但与其他几朵云相比,百度云在规模上还有追赶的空间。

从披露收入的几家国内云厂商来看,2021年自然年,阿里云营收为792.5亿元,华为今年3月宣布其云业务在2021年营收201亿元,同比增长超过30%。此外,三大运营商中,电信天翼云在2021年的收入实现翻番,达到279亿元。

而IDC对去年第三季度中国公有云( IaaS+PaaS )市场的统计数据显示,当期阿里云以38.24%的份额排名第一,腾讯云以10.92%的份额位居第二,华为云以0.18%的市场份额差距位居第三,中国电信和AWS分别以接近9%和7.23%的份额位居四五名,而百度智能云则以3.97%的份额位居第六。

时隔三年,李彦宏为何再动百度高层?

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百度云注重技术强调突出智能,但目前应用场景少,特别是在阿里、腾讯、华为等云厂商下大力气拓展的政企市场,百度云的整体优势反而不太明显。他同时认为,沈抖过去的经验更多在于广告领域,但“广告用户和云用户不在同一个频道,这种经验很难实现无缝衔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