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罗顿发展股吧 2022-05-10 09:18 的文章

超越宁德时代,总共分几步

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梁云风 | 文 

近日,宁德时代这个长期绩优生的一次小考失利引来了市场上的广泛热议,有依然看好宁德时代长期价值的,也有以股价为依据说宁德时代跌落神坛一无是处的,广大股民们更是用买与卖表达了对公司价值的内心看法,5月5日当天成交量220亿元,创了A股今年内最高成交纪录。

如果宁德时代跌落神坛,那么谁来代替宁德时代站上神坛,孔夫子言,“未知生,焉知死”,透过短期数据很难找到长期趋势,我们不妨看看,要超越宁德时代总共需要几步。

第一步,科技超越

电池是高科技集合体,古迪纳夫老爷子因为在无线电池上的贡献获得了诺贝尔奖,这种无线电池有多好用,看看戴森就知道了,只因为少了一根线,戴森很快就成为了吸尘器的王者。而动力电池要比这些消费类锂电池更难,难在安全、使用寿命、充电等多维度的性能体系,我们可以一年换一个吸尘器,但是车要用八年十年甚至十几年。

电池的基础科技是材料化学体系,如果你觉得这个词太陌生,那你一定听过这些企业,美国的3M/霍尼韦尔/GE/陶氏杜邦、欧洲公司巴斯夫/林德,日本的信越/三菱化学/日东电工,韩国的LGC/SDI等,这些都是材料企业,他们是海外科技制造业的重要构成和竞争力。

电化学材料体系不像高分子材料做成产品那样看得见摸得着,他们被电池外壳罩得严严实实,里面蕴含的材料体系却价值连城,连添加剂的配方都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所在,因为先进的材料体系是建立在元素的基因密码之上的,企业需要利用高通量计算找到元素之间的配比,并通过模拟仿真来捕获每一个变量影响,这些实验室的技术奠定了实用技术路线的方向与真实性能。

LG在电化学体系的领先曾经帮助它占据了大量的市场份额,宁德时代是凭借着在消费类锂电池十多年的技术沉淀,在高镍体系下取得了技术上的突破,并一举拿下了大量的海外订单。如今,能够实际量产高镍体系的厂家都是凤毛麟角。这些实车上路跑出来的数据池,是企业的瑰宝,别的企业买不来也拿不走。

如果想在技术上超过宁德时代,意味着要在技术上超强投入,不算之前的研发积淀,就以现在宁德时代的研发数据来看,一年77亿元的投入,1万多人的研发团队,拥有及在申请中的1万多项专利,哪个都是硬数据,刚刚上市的LG新能源2021年研发投入32.8亿元,其招股书披露的研发人员3332人,是宁德时代的三分之一。而国内的其他电池厂家,高一点如国轩高科,研发费用11.7亿元,更多的是像中创新航那样研发金额尚不足3个亿的。你相信在没有颠覆性技术的情况下,3个亿的能超越77个亿的吗?

研发不是变魔术,它是真金白银的投入,投入才能有产出,在目前量产车型中,宁德时代在能量密度、寿命、低温性能、安全等维度上均位于行业榜首,而其对未来技术的研发路线,包括了钠离子电池、无钴电池、固态电池等十余个路线,也就是说,未来其他哪个技术路线开花了,它出自宁德时代也是大概率事件。

在汽车圈有一句话,汽车界或许不需要华为的灵魂,但是离不开它的专利,宁德时代也正在巩固自身科技企业的话语权,公开信息显示,宁德时代的专利许可已经授予了ATL和韩国现代。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近日还透露,专利战中败诉的塔菲尔也提出了技术授权的请求。突破宁德时代的技术大网,让企业从制造业成为和宁德时代一样的科技企业,这是二线电池企业的第一步。

第二步,抢客户抢订单

宁德时代的客户和市场占有率在目前看来依然是一骑绝尘。这卖动力电池和卖水、卖包这些一锤子买卖不一样,像海外车企,整车厂有自己严苛的供应链体系,先磨合产品,过关了才能加入供应链,才可以拿到订单,送样到订单、再到量产,没个三年以上下不来,因此现在电池企业抢的其实是2025年、2026年以后的订单,在这之前的市场格局基本是确定的。

举个例子,国轩高科到现在配套大众的实际出货量为0,但是你回忆下听到他们合作的消息已经多久了?更不要说比亚迪说它跟所有品牌都在谈合作,谈了两年多,现在外供不到5%,还都不是一线品牌。

是的,国内车企切换供应商是相对比较随意,对于想上位的电池企业而言,抓紧机会抱紧国内更多的主机厂大腿是个好思路,可以看到一些二线电池企业已经进入到了部分主机厂的供应链体系,也有许多整车厂开始入股这些电池厂。这些电池厂看起来是小媳妇给自己找了个好归宿,可是这个婆婆却十分难缠,她不会让你饿死,但也绝不会让你吃饱。

超越宁德时代,总共分几步

从这些电池厂的招股书和年报就可以看到,它们给车企的电池价格是不赚钱的,有一家的招股书披露,卖价为每瓦时价格0.65元,远低于当年行业平均的0.84元,在扣除其他因素,毛利率微乎其微,这个价格在今年这种上游疯涨的影响下是亏本的。

为什么会有人愿意赔本赚吆喝,这就要说到现在的竞争格局,宁德时代全国的市场占有率保持在50%左右,一家出货量是后面九家之和,在海外市占率持续提升到了35%,市场地位和传统燃油车的博世相似,具有技术和规模的双重优势,具备较强的话语权。在这种竞争格局下,动力电池产业有一句话是,只要你能够稳定为一家车企供货,就能够上TOP10的榜单,为了能够发展,一些电池厂选择了以价换量的路线,这是抢宁德时代订单必须要付出的代价。

但问题是在电池这种一个GWh投资在5亿元左右的重资产行业,不赚钱的买卖能否长久,尤其是当开端就走了这种低价路线,之后的新客户要如何提价,而如果只为靠着一家车企吃饭,那只会和松下得到一样的下场,彻底沦为了整车企业的附属品并失去了控制权。还有一种情况是先把量做大,赶紧上市,那就是击鼓传花让二级市场接盘了。

宁德时代的客户构成则较为健康,最大单一客户占比也仅为10%,前5大客户占比为31%。其客户横向看,几乎囊括了国内外的所有车企,纵向来看,不仅给乘用车、商用车,还有各种工程机械车,以及船舶、飞机等各类场景的交通工具,可以说是X轴和Y轴基本都拉满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其他电池厂想赢过宁德时代的谈判筹码,怕是格局要打开、再打开。

第三步,完美交付

如果说前两步都做到了,还有最后一步,就是交付,抢下来的订单要最终兑现。刚才说了电池产线价格不菲,这里面的设备也是大有来头,宁德时代已获批的450亿定增中有282亿是设备订单,这些设备大多都有专利。

曾经听一位行业采购说,产线每年都是要改造的,买别人的产线很难达到合格的良品率,买产线的钱加上改造成本比自己买个新的还贵。

除了要产线,还需要大量的专业工人,这些工人需要专业培训,老带新,上机器进行实践,最终大浪淘沙沉淀下来,还要防止其他电池厂来高薪挖人。这样的困扰宁德时代正在经历,但好歹宁德时代已经有了一支能作战的数万人的队伍。而对于只有千余人的队伍的电池厂而言,少几个骨干工人就如同工具缺了螺丝钉。

这两个问题解决了,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必须面对,那就是上游原材料。因为锂矿等原材料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翻了10倍的问题,宁德时代的利润受到了较为严重的创伤,如果其他电池企业要做大做强,这样的问题很可能是致命的。这次上游的暴利已经让上游企业有了更大的野心,宁德时代这样的中游企业也开始了大规模布局,而矿产资源是有限的,等到资源名花有主,后进入者就只能以更高的价格受让,这对企业而言,无疑是一把枷锁。

有技术作根基,有订单作树干,有交付作枝叶,如果有企业能在这三点上全面发展超越宁德时代,那将是一个巨无霸体量的公司,市占率或许能达到70%,其市值也必定会超越茅台,成为A股第一,而其所具备的技术优势足可以帮助我国新能源产业链笑傲欧美日韩。那么问题来了,重复宁德时代的路又想超越宁德时代,可能性有多少?

而在出现这样的公司之前,或许可以多一些耐心,宁德时代从优秀到更优秀需要一些时间。